趣文艺小说 > 其他类型 > 重生:公主明珠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那些前尘往事(三)

第二百六十五章 那些前尘往事(三)

推荐阅读: 烟雨缥缈江南情天影陆一伟传奇暴龙撞上小甜妻末世血眸黑道冷枭的赔心交易农门书香:首辅大人求放过野生的人类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侠武纵横先生你是谁吾师录奇葩分手理由记录册[综]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豪门蜜恋:韩少的协议女友重生之军门狂妻龙骨焚箱末世穿越:情长如卿天不老人渣味儿猫生巅峰[娱乐圈]

密牢里头的火把燃烧着,显得整个密牢都有些阴沉沉的。满身伤痕的容威章被吊在发黑的木头十字架上头,头发乱蓬蓬的如稻草一般,上面还沾了不少的血迹,“我为什么留下他?”

“呵呵呵……”容威章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就像是日暮时分的站在枯树上的昏鸦,带着无尽沧桑过后的疲惫:

“你问我我就必须说吗?”

容威章说话的声音挺轻,可是嘴巴挺硬。

“挨了这么多酷刑还是嘴硬。”谢明珠哼笑一声,“之前竫儿整人的那个药似乎还有,不知道容将军要不要试试?”

容威章掩藏在头发下的双瞳先是一缩,过后才道:“公主若是不怕弄死我,就自便。”

“本公主说了你不会死就不会死。”谢明珠从怀里拿出来一个拇指大小的瓶子,“这里头的毒药虽然说比不上竫儿所制成那么厉害,可也是够您试试的。”

“你若是抗住了还不说,本公主就用别的。”

“反正呢,总有一样是你受不了的!”谢明珠的话音重重的落下,容威章就被暗卫强制性的捏住了下巴,将谢明珠的药给喂了下去。

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容威章整个人的脸上就开始发红,额头上的青筋都一个个的鼓起来了,嘴里发出磨牙的声音。

“拿块软木头。”谢明珠这是为了防止容威章咬舌自尽。

“团团,你这是何物?”容慕哲看了半天还是看不出来一个所以然,方才问了一句。

“自然是好东西。”谢明珠的话音刚落,容剑就开口了:“这玩意老夫见过,当初穆老头最喜欢拿这种药折腾人——只要沾上那么一点点,全身上下都会奇痒无比,更别说丫头喂进去的药丸了。”

“再加上如今这人浑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别说是把人捆住了不给动弹,就算是把人松绑了,这人也会熬不住伸手抓挠的。”

“还是教主——”谢明珠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头容剑就给了谢明珠一个“你懂得”的眼神,“还叫教主?”

谢明珠一下子就结巴了,明武帝见状,立马护犊子上了:

“哎哎哎你这人做什么?这是我闺女呢。”

明武帝的意思就是说让容剑老实点,别想着抢他谢临的掌上明珠。

“陛下不觉得晚了吗?”容剑一副欠揍的样子,“之前你寿安宫那头都去了明珠宫闹腾,现在合宫里哪个不知道我儿媳妇跟我儿子的事情?”

“哼!知道是一回事,朕同意不同意是一回事!”明武帝把谢明珠拉到自己旁边,“团团也才十四,你家的真厉害。”

“那是。”像是听不出来明武帝话语中的嘲讽,容剑狐狸般的笑了笑:“到时候我明楼送的聘礼要是陛下不满意,陛下大可以尽管来挑!”

“朕才不稀罕你那点东西!”像是赌气一样,明武帝继续嚷嚷:“有本事你明楼收朕的聘礼!”

明武帝的意思就是让容慕哲入赘,成为驸马。

“求之不得。”容剑笑吟吟的模样叫明武帝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这是上当了。

然而不等明武帝继续开口,容慕哲又加了一句:

“都说君无戏言,到时候陛下派人送了聘礼前来,我等自当收下。”

“你小子想的真美,就不怕朕一两银子的聘礼都不给!?”

“没关系,起码我儿子能带个儿媳妇回来。”依旧是不怕死的容剑继续火上浇油。

明武帝:……赶紧的给朕滚!

心里来来回回骂了好几句“滚”之后,明武帝的思绪才叫容威章给拉了回来。

浑身奇痒的容威章真的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煎熬,现在他身上上下都像是有蚂蚁在爬来爬去,他想要伸手去挠,却始终够不着,竟然用后背拼命的蹭了木头,意图让自己好受点。

“把人放下来。”谢明珠卷着手里的丝帕玩儿,“本公主还怕这个人把这木头架子给蹭破了。”

虽然是玩笑话,也说明了谢明珠对容威章的厌恶程度。

暗卫按照谢明珠的意思将容威章给放了下来,谢明珠又示意解开了绳子。

果不其然,发痒的容威章真的是连爬起来的念头都没有,满脑子只剩下抓痒这一个念头。

只见容威章一只手往后背伸去,一只手往前面伸去,不管浑身的伤口多么的可怕,愣是叫他一个人给挠的鲜血淋漓。

可是到了鲜血淋漓的地儿,容威章依旧是死死的忍着没有求饶。

场面有些血腥,容慕哲唯恐谢明珠承受不住,走到谢明珠的身后就把人往怀里按。

“我没事啦。”谢明珠知道男人是好意,可是她也没有那么脆弱,“看恶人倒霉,自然是很高兴的一事情。”

“我宁愿你现在扑我怀里说害怕。”容慕哲摸摸谢明珠柔软的发丝,再不言语。

谢明珠顺势往容慕哲怀里靠了,明武帝看得就差吹胡子瞪眼,然而看着自个的掌上明珠对容慕哲如此的信任,也只能作罢。

也许是失血或多或者是煎熬不住,满身鲜血的容威章当众昏死过去。

“叫几个太医和小太监过来把人收拾干净了,本公主还不打算叫这个人死。”谢明珠低头描绘容慕哲袖子上的花样,寻思着日后该在男人的衣裳上绣什么花样才配得上他。

“还不按照公主说的办?”明武帝说完这话,立刻就有暗卫去找太医和小太监了。

“折腾了这么些时间,咱们也该歇歇了。”容剑撇了一眼你侬我侬的二人,转眼看向明武帝谢临:

“陛下要不要跟某喝一杯?”

“朕一般不喝酒。”

“那去喝茶,听说皇家的贡茶新来了一批,最是甘甜醇厚的。”

明武帝:……

总之他容剑是打算千方百计的把他谢临给带走是吧。

成,如你所愿。

四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密牢,这时候时间还成,再过一会儿就估摸着要用午膳了。

“你小子你别欺负团团(我儿媳妇)!”

明武帝和容剑异口同声。

谢明珠低了头不说话,容慕哲含笑应了。

等到明武帝和容剑离开了一会儿以后,容慕哲在谢明珠的面前蹲下身子来道:

“走吧,我背你回去。”

“嗯。”

谢明珠也不含糊的应了,跳上男人宽厚的脊背让人背回去了。

容慕哲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当,回来的路上经过御花园,谢明珠瞧着有一株丹桂还在开,折了一支插在容慕哲的头上。

“都说状元郎得在盛京城里头骑马溜达一圈,而且还会收到不少大姑娘小媳妇扔去的花——”谢明珠戳戳容少主的肩膀:

“要不要阿言你隐姓埋名考个状元,让我也瞧瞧这幅情景?”

容慕哲听了这话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家的这个小娘子似乎有点儿心大?

“万一都看上你夫君的这副皮相呢?”

容慕哲说到皮相一事,谢明珠倒是想起来了一件事情:

?喜欢看九喵写的《重生:公主明珠》吗?那就记住趣文艺小说的域名quwenyi.com?

“话说你这脸上带着的是人皮面具吧?揭开来让我看看可以吗?”

之前被容将军府的事情给整蒙了,谢明珠到现在才想起来这件事情。

“好,等回明珠宫。”容慕哲一口答应,谢明珠“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

回到明珠宫的时候,谢明珠就吩咐了戚烟打了温热的水过来,还备了热的帕子。

容慕哲让人端了铜镜,而后开始一点一点的揭开那层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

肌肤的颜色倒是比人皮面具白一点,关键是——这男人怎生的如此好看?

这是能用剑眉星目几个匮乏的词形容的?

相较于之前的眉眼,揭开人皮面具的容少主,眉眼倒是更显得狭长一点,唇色浅淡、薄如刀削。

你若是盯着他的眼眸看一会儿,就会觉得仿佛坠入了无边的夜色,想要伸手抓住那一点星光。

如果说谢端是黑夜里妖冶的彼岸花,那么揭开人皮面具的容慕哲,就仿佛是开在广寒宫外的一棵银白色月桂成了仙,带着难以言说的清晖冷寂。

这跟谢明珠认识的那个容慕哲完全不一样,却又完全一样。

别说是谢明珠呆住了,就连满殿的宫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之前是想过容少主的这张人皮面具下的面皮会是何等模样,却不曾想到会是这般的好看,摄人心魄,仿佛一眼就会沉沦。

直到梧桐一声笑——

“少主总算是舍得把这层皮撕下来了,之前属下等可是日夜焦心——担心会有个更好看的把少主夫人给勾走了。”

“只不过现在嘛,完全不用担心。”

被调侃了的谢明珠就差没有找个地缝钻进去。

同时,敏和公主觉得,她上辈子到底是多瞎才会看上黄枫那种人的?

说起来黄枫的容貌也只能算得上是中上等,可是跟容慕哲一比,那完全就是个渣渣!

但是架不住黄枫会甜言蜜语,架不住她谢明珠眼瞎啊。

唔,如此算来,这重活一世,倒是大赚了。

“娘子对为夫的容貌满意?”容慕哲突然凑近问了一句,谢明珠结巴了半天才说出来完整的“满意”。

“既然娘子满意,等会去用午膳?”

“俗话说秀色可餐,想来今儿午膳,娘子定然会多吃几碗。”

谢明珠的脸又红了。

只不过午膳的时候,谢竑那个萝卜头又来了。

一开始下了学的谢竑走进来明珠宫的时候,一看见揭开人皮面具的容慕哲,自然是不认识的,开口就是一句:

“皇姐,那个魔头姐夫呢?!”

谢明珠忍住笑,示意众人不要开口,“什么魔头姐夫,你皇姐我是魔头?”

“不是啦,竑儿说的是姐夫才是魔头。”谢竑想起来某个人威胁他的事情,就忍不住大倒苦水:

“皇姐你终于没有跟那个魔头姐夫在一起了,你听竑儿跟你说……”

揭开人皮面具的容少主就站在自家小娘子身边,听着小舅子一字一句的告状。

“说完了?”

容慕哲适时的开口一问,叫谢竑反应过来还有个人在这儿:

“咦?你是谁啊?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容少主的笑容有些阴恻恻的:“我就是你口中的魔头姐夫。”

谢竑:……

迟钝了一会赶紧往谢明珠怀里缩,一副见着了饿狼的可怜兔子模样。

谢明珠笑的前仰后合。

用午膳的时候,谢竑死活都不敢跟容慕哲坐在一起,愣是坐在谢明珠身边才乖乖吃饭。

“我说你没事吓唬竑儿做什么?”谢明珠夹了一块子剔过骨头的鱼肉给谢竑,低声问了句喝汤的男人。

“只许他跟团团告状,还不许我吓唬了?”男人把头抬起来,问了一句。

谢明珠:……真的是头大。

一顿午膳用完,谢竑跟做贼心虚一样,赶紧的就回了自己的偏殿,再也不敢缠着谢明珠了。

谢明珠牵了容慕哲到了内室,坐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这样子,我还宁愿你带上人皮面具。”

这个男人带上人皮面具的时候就引得那么多桃花了,这一揭开面具就像是个谪仙人,恐怕全大梁女子的心思都黏在了他的身上。

谢明珠想想就觉得头疼。

“为夫还担心团团叫旁的人勾走。”容慕哲伸手把人往怀里一带,低头继续道:

“不带人皮面具也好,也叫那些人歇了心思。”

谢明珠轻轻的拧了一下容少主腰间的软肉,后者配合的呼痛。

“就你胡说八道。”

……

明珠宫里头气氛一片大好,可是寿安宫这头——

好不容易进宫见一眼德慈太后的林国公,就挨了自个儿的妹妹一顿骂。

德慈太后骂的无非就是林国公府没有配合她把太子拉下马。

“如今后宫正是元贵妃得宠,若是林家助她一臂之力,日后的荣华都是数不尽的,你说你怎么就那么蠢?!”

其实,若不是实在是走投无路,德慈太后也不会想着扶持元贵妃。

谁让当今陛下不碰旁的女子?

有时候,德慈太后就恨不得明武帝昏君一点,而不是守了那么两三个女人一辈子。

林国公林平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一字一顿:

“如今容将军府眼看着就要倒了,太后还是想想该怎么办。”

“微臣总觉得陛下要收拾的下一个,就是咱们林家!”

林家?这不可能!

德慈太后立刻就否决了林国公的担忧:

“不管如何,哀家都是他的生母!”

“断断没有皇帝要收拾母族的道理!”

(//)

:。: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gongzhumingzhu.quwenyi.com/8415171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